太極拳研究室

最新探討項目 :


項目主題 : 憶王壯弘老師—大師中之大師
作者 : 黃建成 發表日期 : 2009-09-07 11:29 AM
發表主題: 憶王壯弘老師—大師中之大師

太極拳主張用意不用力,但能夠身體力行苦口婆心強調連一點力都不用的,是〝王氏水性太極拳〞創始人王壯弘老師。
既使他在晚年中風後,推手的技藝不退反進,印證了太極拳不用力的神明境界,達到了應物自然、全身透空的高超境界。
王壯弘老師由於過去埋頭於碑帖的考證鑒定工作,習慣極少喝水而致血液太濃而在2000年中鳳,右手無法寫字,但他卻能在推手時用右手將對手拋跌,體現了無力打有力、以柔克剛、莫測高深的技藝,令人感到太極拳的不可思議。
他的推手輕靈之極,一沾手能使人如失足掉入漩渦,六神無主,無法分辯東西南北,忽然間在驚慌失措中被拋撞牆上,想不通是什麼一回事!
在王師手中,大家看到的,都是對手與他手一碰,一招內即見真章,總是身不由主,任由擺佈;他總慈祥讓對手翻跌絕妙,而不傷人,推者與被推者皆沉浸在嘻哈享受之中。
他在太極拳上的體悟和造詣,可說是大師中的大師,文武兼擅的奇才。
他對太極拳的悟道,是在深通傳統中國文化、書法、武術的基礎上,以儒、道、佛的精義,對被歷代拳家奉為經典的《王宗嶽太極拳論》,反復研究,深入實踐,終於徹悟了太極拳的內涵真諦。
他領悟到太極拳是人體先天自然之能,是人身本來就具備的能力,學太極拳不必往外求,而在開發自已本有的能力;以無根之根,不起妄念,隨人而動,從人而轉,大轉小轉,正反扭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他在反覆的深研《王宗嶽太極拳論》後,認為王宗嶽所說的〝是皆先天自然之能,非關學力而有為也〞這句話的意思應該是,太極拳,無論從理論上或應用上,都是用先天自然之能,即〝本具的陰能轉陽、陽能轉陰的轉換功能〞,跟學而後有用力的種種有為法無關。因此,他發現明白真正太極拳的本義了是本自具足,不假外求,是向內向自身求的功夫,即去妄存真,開發本具功能的功夫。
他認為,《王宗嶽太極拳論》內〝四兩撥千斤〞應該是〝四兩拔千斤〞才對,這一字之差,可謂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1990年10月初,中國上海王壯弘老師來新加坡(第二趟),我探知消息後,就約了身材魁梧喜愛推手的師兄們冒然上門討教,無不被老師高超奧妙的推手功夫輕描淡寫拆服,五體投地;知道遇到了高人,大開眼界。承蒙王師不嫌魯莽,特安排每天拂曉之前,由柔佛巴魯驅車過星柔長堤,到新加坡老師下榻的酒店客房外等候老師起身,向王師學習推手。
王師的推手已臻化境,應物自然,達到無形無象的境界。他對拳論拳理的剖析,令人拍案叫絕,對後學的我們,更是茅塞頓開。我常常向太極拳朋友比喻,上王師的太極課,就像是得到開示一樣。自此後,我們每次路過香港,都要找老師聆聽他的教誨;2006年12月,我們還特別專程到香港探訪王師,他給我們上了二堂課,猶如醒醐灌頂。
王師在新加坡教拳時,講課重點在八門五步十三總勢,強調舉手投足都要有八門勁,所謂的八門,他當時的解釋是上下、前後、左右及裏外以螺旋方式的運動,表達的方法就是點、線、面、體。
談到螺旋,他以羊角內的紋線來比喻,即大圈套小圈,小圈套大圈。勁路由下向上要如扶搖直上。
他當時還演示了海浪勁,還說猛烈發放時可以使人如受巨浪的衝擊,五臟皆裂;並強調行拳走架要松透和走弧形。

他比喻地說,蚊子是以複合弧線飛行的,因此我們的手掌雖大過蚊子幾百倍,但卻不容易拍到蚊子,如果蚊子是直來直往的話,一拍就將它拍死了。
那時候他強調的是放鬆,越松越好,用意不用力,還未強調一點力都不要用。
王師當時披露,他是在一直研讀《王宗嶽太極拳論》而在60歲時方悟到王宗嶽的太極拳真諦,因此他在老楊式太極拳的拳架上,加上了已流失了拳論中的八門五步功夫,創編了「王氏太極拳」,也即是王宗嶽太極拳。
從1990年10月新加坡返回香港後,王師就定居香港,深居簡出,潛修太極和佛學,沒有再到新加坡來。
過後,我在1990年11月14日及1999年分別到臺灣和大陸路過香港時,都曾停在香港拜訪王壯弘老師,第二次時他告訴我,勁路要順著地心吸力走,還強調了拳論中的〝偏沉則隨 〞。


2005年王師閉關潛修,農曆新年出關見客,我致電向他問候,並請教太極拳的心得體悟。
他說,他的太極拳有四大特色:
1。不用力,利用地心吸力和重量。
2。轉固體為流體(水性)。
3。轉一維空間為四維半空間,其中一維半是時間及空間。
4。無為法。轉有為法為無為法,而達到無所不為。

的確,較後,我再到香港拜訪他時,只是伸手與他偏癱的右手手指一碰,整個人就猶如跌入漩渦內,然後莫名其妙被彈撞向牆壁。他已達到〝摩空、駕虛、乘幽、控寂 〞的境界。
王師的門徒蕭澤軍(小月) 老師被詢及時說,〝摩空、駕虛、乘幽、控寂 〞,這是對境界的描述,是老師的太極拳境界,是佛的涅盤境。摩、駕、乘、控,是動詞,空、虛、幽、寂 是形容詞。老師的太極拳推手,掌控駕馭對手的能力已至空中起妙有的形而上境界,神妙的不可思議 。


2006年12月我到香港拜候王壯弘老師,並上了他二堂課,當時,他語重心長重覆的一句話就是不要用力,要借用地心吸力。
他說:地心吸力是無窮無盡,用之不竭,取之不盡;就像世界銀行一樣,你有世界銀行作你的靠山,你作生意還會怕資本不夠嗎?在推手上,如果你能借用地心吸力,還怕對手用蠻力嗎?
的確,與王壯弘老師一搭手,你就覺得忽然落空失控,如跌入驚濤大浪之中,緊接著是如被大浪卷住拋起,自己已無法分清東南西北,魂飛魄散,直到撞到牆壁上還要呆一陣子,才清醒過來不相信會有這回事。
在我個人的心目中,王師是大師中的大師,學問、修為、拳藝、推手都達到極高的層次;在太極拳的造詣上,有繼承、有創建、有發展、有突破。聽他的講課,就像哲人高僧說法一樣,每句話都是棒喝,真知灼見,直指太極拳的核心,令人開悟。
難怪練了數十年太極拳的老外,千里迢迢來上課,聽完課後大哭流淚,苦練了幾十年,連門在哪里都不知道,更遑論入門。
太極拳難,難在正確的道路,只要對拳經理論的稍為誤解,就走入了旁門,歪離了正道,怪不得王宗嶽太極拳論中要說“所謂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學者不可不詳辨焉。”
要如何詳辨呢?在上完二天的開竅棒喝和腦力震盪課程後,第三天清晨我們到他府上與他告別,他惟恐我這位元凡夫俗子還無法開竅分辨真偽,語重心長的給我總結四大原則去辨別太極拳的優劣和品質;一、用意不用力,二、太極拳像水像風,不是固體的,要將固體變成流體,三、松空圓通。行拳走架沒有直來直往的一維空間,要立體的圓,達到四維半空間,四、無為法。
他說:從有為到無為是一個漫長的修練過程,要勤學苦練,還要開悟,最終達到自然而然的地步,推手時人家怎樣來就怎樣去,連想都不必想,就像機器達到自動化一樣。
這次在香港聆聽他的教誨,和新加坡講課時不一樣,王師由道家老子及莊子已昇華到佛學意境,用佛理來作比喻。
王師認為應以四兩去拔千斤的力而不是撥,因為撥本身就用力。太極拳要用八門五步偏沉則隨將對手來的力化於無形,沉下腳底,然後用反彈力加上自身重力還給對方。
臨別時,他反覆的交待不可用力,旁敲左側的點竅,重點強調說能夠歸為圓通的才是正法,無非是要開啟我們本具的智慧,以防我們誤入旁門。


王師壯弘在太極拳的研究可以說己是一代宗師,達到一家之言的地步,對《王宗嶽拳論》,有獨到的體會和見解,言前人所未言。
他說太極拳是八門五步的功夫,一出手都要有八門勁在裏頭,整套拳要求是波浪式連綿不斷,並利用人體的掌、臂、身、腿、腳、各部三個以上的關節,互為一組交替進退,加上螺旋式的大小進退旋轉。
五步指的是步法中的前進、後退、左顧、右盼、中定。步法上的變化,是一個在地上圓球在滾動。
八門指的是棚(手旁)捋擠按四正和四偶采列肘靠;在行架和推手中,必須要有八門勁,配合纏絲旋轉,形成一個空間的立體圓;進退之間,加上波浪式的連綿不斷,以便達到如拳經上所說的如長江大浪,滔滔不絕。
他說在推手時,體內的關節不僅要一個一個能拆開,而且要能夠組合;對方按到哪一個關節,哪一個關節鬆開;當回擊對手時,每個關節又能組合,節節貫串,合而為一。
他強調太極拳推手主要是求自己不敗,因為只要自己不敗,對方就有敗和犯上錯誤的可能;自已不搶攻貪勝,就不會授力予人,心理就不會緊張而出現僵力。
他認為,在太極拳推手中,溫和時,被拋出者毫無痛苦,而跌翻絕妙;但猛烈時,亦可以使人如受巨浪衝擊,五藏皆裂。有了這種功夫,才算是得到太極拳真髓。
2005年,王老師在閉關前,將他授課時學生整理的筆記寄了給我,講題是《真正的太極拳》。 筆錄中有這幾句顯得非常重要,也是他平時一直強調的。

"我們打拳,首先固體要變流體,流體要變氣體。用力的要變不用力;單線直來直去的要變三維空間,再加上時間,就是四維,再加精氣神,就是超立體。"
"手往前伸,要像水一樣,漂出去;要浮在哪里,也沉在哪里。上升是升騰起來,下沉是浮沉,不是蹲下。收,是引回來,是後面先收;出去是催出去.............."
"打拳,如果只是直來直去,那是打空架子,不是真正的太極拳。"
他不時強調,學習太極拳的方法應該以悟為主,學者不管從那一派太極拳入門,都不能以學會拳架為最終目標,必須進一步領悟其內在的實質,並有所改進和提高,而對拳術有所貢獻。這就是古人常說「得意忘象」的學習方法。具體的形象是為了幫助瞭解道理的,道理得到了,應該根據道理去創造更完美的形象,即改造形象,事物就是這樣進步的。這亦是每個有志于拳術者應有的抱負。”


2008年12月27日淩晨2時,王壯弘老師在香港逝世,享年積潤81歲,可以說是太極拳界和碑帖書畫文物鑒定界巨星的殞落,我們失去了一位大家,一位文武雙全的奇才。
幸好他平時對學生授課的精彩言行,有被錄影和錄音下來,經他的兩名愛徒楊雲中和藍晟兩位老師整理成書及時在王師逝世前出版,書名為《上善若水----王氏水性太極拳講記》,分別在香港及大陸以繁體和簡體版出版。
在這較旱前11月,中國上海書局出版社山再版了王師早年六本有關碑帖書法的重要著作,即《崇善樓筆記》、《增補校碑隨筆》、《碑帖鑒別常識》、《六朝墓誌檢要》、《帖學舉要》、《藝林雜談》等。
據知,王師是在醫院內接到其愛徒藍晟將剛出爐的大陸簡體版《上善若水----王氏水性太極拳講記》交他審看翻閱許久後,待眾人在探病時間過後,淩晨安詳瀟灑的離開這個娑婆世界。
他的「王氏水性太極拳」絕學,他的學生揭春雨教授所擬的對聯可以作為寫照:

【點線面體八門五步十三總勢無非本具;

苦集滅道四相六根不二法門究竟是空。】

王師弟子湯金石簡化對聯為:

【八門五步十三總勢無非本具
菩提般若緣起性空不外如是】